铃木达央世界中心
黑崎兰丸已入籍
新欢李泽言
OCD赛高

留学狗 lo娘 手帐er 偶尔还渣基三

用脚写文

是个满脑子黄色垃圾废料的疯子
可以勾搭可以扩列欢迎找我聊天

[李泽言x我] 听说李总和李总在一起了 (私设女主自娱自乐脑内妄想)

☆一个完全的自娱自乐产物,白太太视角智障文风慎入 以及ooc
☆李泽言x李北霁  
  (白起x叶梓 @沫叶砸-白起择偶标准
   双总裁+双特警
☆双女主私设严重(基本上就是我们俩的性格了)
☆玛丽苏倾向严重
☆耻得我都不敢打tag  目测掉粉

☆算是个生贺预热

00.

我们家那位李总恋爱了。

不不不,我不是说上了财经周刊的华锐集团的李总李泽言,我说的是我闺蜜。

全中国姓李的那么多,被喊李总的当然也不少嘛。

不过这事儿,还真跟李泽言有点关系。

李北霁是我高中的学姐,当年还和我家小警察一个班。她是个海归,在经历了三次总共长达七年的失败恋爱后,认为男人都是大骗子,研究生毕业以后回国创业志向当个女总裁包养小白脸。

然而这位坚持了单身主义六年的女强人,前两天跟我说:

叶梓,我好像有第二春了。

诶,李总您才26啊,什么第二春。算了,我们来讲讲这两位的爱情故事。

为了防止叙述混乱,我就简单称呼为李先生和李小姐吧。

01.

李小姐虽说情商着实一般,但是逻辑思维这些能力都摆在那里,公司很快就颇具规模了。她家里把她当男孩子养大的,从小性格就强势,那三次失败的恋爱倒和这个也脱不开关系。她这公司开了两年,便够到了和华锐集团合作的机会,然而她性格固执得很,华锐开出的条件不满意也拒绝让步。

于是和李先生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华锐集团的会议室里。

“这三个百分点,华锐是不会让步的。”

“我知道华锐财大气粗,不缺合作公司。同样的,即使我们拿不到这次华锐的投资,也会有其他的渠道。如果李总没有任何谈判余地的话,那我们的合作可以就此结束。”

说完,我们李小姐甩了一下她利落的短发,就哒哒哒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华锐的大门。

“叶梓我跟你说,李泽言就是个傻逼!怪不得30岁还没有对象。仗着我们公司小就欺负我们,搞得好像全市就他们华锐一家一样,他居然说我幼稚,还说我眼高手低,我吃柠檬!要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我就摔门了。”

李小姐上了车就一个蓝牙电话给我了,她脱离了工作状态就跟个炸药桶一样。讲实话,李泽言这尊大佛能亲自来跟她谈判已经很难得了,她要是能处事圆滑一点这生意就拿下来了。不过在这节骨眼上,我也只能在家一边择菜一边跟着她骂两句李泽言的不是了。

总之,这是李总与李总相当不愉快的第一次见面。

02.

就在那次谈判过了几天,李小姐又遇到李先生了。

在景安大酒店,那天我也在场。

不过这次和工作没什么关系。南大厅是一个华锐投资的房地产咨询会,北大厅是Lolita茶会。忘了说了,我和李小姐都是lo娘,我们俩就是八年前因为小裙子认识然后成为好闺蜜的。

小警察刚送我到酒店门口,我就看到了大厅里一个熟悉的背影和一个经常上电视的背影。我记得李小姐那天穿了一件茶会款的裙子,摘了她自诩为斯文流氓衣冠禽兽的金边眼镜化了一个blingbling带有假睫毛和美瞳的人偶妆。而且她还带着一顶粉灰色的双马尾假发。不得不说,李小姐的长相还是挺可爱的,职场上总是故意打扮得老成,到了茶会看上去软萌多了。

我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在白起无奈的眼神下躲到了大堂的柱子后面,只听前台的小姐微笑着说了一句:“李总,这边请。”

“不好意思,我在等人。”李小姐轻轻撩了一下斜刘海,把贴着火漆印的邀请函放在柜台上,对着前台小姐扭过头。

然后看到了一个几天前才把她气了一晚上的人。

李泽言扭头也看了她一眼愣住了。我也不知道李先生当场认没认出来这位打扮得跟十几岁少女一样的lo娘,就是前几天在华锐摔门就走的李小姐。

一瞬间的对视,李小姐才发现自己弄错了,她在茶会上登记的是“Kita”这个名字。你们品一品,这多尴尬。作为好闺蜜,我便小跑过去在一旁搂住她的胳膊给她解了围,喊了她一声“李哥”来暗示前台小姐她是搞错了相同的姓氏。

李小姐有个毛病,她平时看到帅哥就紧张——前几天那种工作状态不算在内——而且李泽言那种严肃认真的还就是她喜欢的那个型。她抿了抿嘴唇,拉着我的手就绕过李先生往大厅走。

“李总,走错了。”

身后李先生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我面前李小姐的耳根红了起来,牙缝里蹦出一句“谢谢提醒”后,又拉着我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那天整场茶会,李北霁一直闷着头吃草莓蛋糕——她有尴尬癌,再加上自尊心强,最怕的就是人前出丑,尤其是李泽言这种“仇家”,虽然是个单方面的。

总之,这是李总与李总极其尴尬的第二次见面。

03.

李小姐最终还是找到了暂时的投资方,毕竟最后算下来的收益明显没有华锐来的好。她读的是工程类专业,商科只是作为辅修,公司扩张到这个地步,她其实已经开始需要华锐那边的专家了。然而她绝对不会拉下脸回去找李泽言的,更何况李泽言都看过她私下穿小裙子的样子了。于是她下定决心达到更高的高度,用更有价值的筹码去要到华锐更高的投资。

我经常吐槽李小姐本人就是一部言情小说,她的evol大概不是那个只能给食物降温保温的温度控制,可能是创造一部言情小说。

言情小说里最多的是什么,对,巧合。

先不说她之前几段恋爱有多奇幻——可能就是因为概率小到让她以为是命中注定,才会在分开时那么悲伤吧——至少和李泽言的相遇让我不知道说她欧还是非了。

因为李泽言又和她遇上了。

那天的漫展我因为临时有急事,很早就走了,顺便把我们俩来时开的车开走了。诶,别骂我,我也是给他们俩制造机会嘛。下午,她穿着一身轻甜的裙子配着孔雀蓝的假发,手上拎着几个大纸袋子站在街边打车。袋子里当然都是同人本和周边,李小姐的男友力一向超高,不然我也不会之前喊她李哥,不过袋子隔着蕾丝手套还是很勒手的,而且她还穿着高跟鞋。她正放下右手的袋子准备用手机喊车呢,一辆在太阳下反着光的黑色宾利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来,里面是她最不想看见的那张脸。

“要搭车吗?”我估计李小姐从校园言情进入了总裁文的套路,这位霸道总裁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李小姐向来最讨厌被男性帮助,她干脆利索地拒绝了李泽言。“不麻烦李总了。”

“我对你们公司的新项目有点兴趣。”虽然李小姐她没什么处事的心机,但是至少智商是不低的,她做的项目收益绝对不低,不然她也不可能那么自信地去华锐谈判。

李小姐咬牙坐上了李先生的轿车。

双方都是讲话带逻辑的总裁,李小姐很快就把袋子放在身旁,拿出iPad开始跟李泽言聊起了这次的项目。

“那么李总是准备投资一个小项目然后观望一下我们公司的实际收益情况?”

“是的。你们公司刚刚成立两年,即使现在是上升阶段,还有很多不稳定因素,上层团队也不成熟。你那天在董事会的投资会议做的很好,很完美,但是过于完美会让人有所怀疑,对于我来说,也需要有所保留。”

李小姐一下没了声,估计也是知道自己太急于求成,便只好答了一句“我知道了。那么希望这个项目合作愉快,可以让华锐看到我们公司的潜力。”结束了工作方面的谈话。

“说起来,李总的业余生活挺丰富的。”

“我以为李总调查我调查得挺清楚的。”李小姐一向说话带刺儿。

“我们也只是调查了工作方面的事情。”

李小姐作为总裁的形象至少她自认为是个霸道总裁,对待下属严厉认真,自己的工作更是一丝不苟,但是私下里也是喜欢小裙子这些可爱的东西的。她并不希望自己包括小裙子、手作、摇滚这方面的爱好广为人知,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身为总裁,保持一个严肃的形象是很重要的。”不过她工作时样子到不是装的,总之李北霁是个典型双子座。

“李泽言我知道我现在欠你人情,但是我希望你别说出……”路上的车子突然都停了下来,前面开着车的魏助理也不动了,李小姐话说了一半,李先生就开车门走了出去。

行吧,李先生也是个evoler。还是时间系的。他居然暂停时间,跑出去救了马路上一只猫。等他再回到车上准备开始时间,发现李小姐却露出比之前还震惊的表情看着他。

“你也是evoler?”李泽言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jpg

“我操……时间系evoler居然暂停时间救小动物……”李小姐的粗口向来拦不住,“我可以控制温度,除了保暖制冷以外没什么用的evol。啊……我也好想要时间操纵这么酷炫的能力!”

“所以刚才那一幕,给我忘掉。”李泽言没怎么理她的自言自语,只在时间开始之前提醒了一句。

“明日头条,华锐集团总裁动用超能力堵塞交通只为救猫,多温暖人心。搞半天李泽言你还是个傲娇。放心,这种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不然不也暴露了我自己。”其实李小姐稍微有一点自来熟,而且还挺健谈的,也很会开玩笑。

很快车就开到了公寓楼下,李小姐拎着那堆本子准备下车。

“今天谢谢李总了,关于我的小爱好,还希望李总别说出去,那件事我也会保密。欠李总一个人情,改天请你吃饭,新项目合作愉快。”李小姐最反感欠别人人情,她不管跟谁,账都算得特清楚。

这便是李总与李总还算得上愉快的第三次见面。

04.

呵,女人。

两天前还看着采访李泽言的财经新闻跟我说他的不是,这就开始盘算着怎么请他吃饭了。

算了,作为一个铲屎官,我也知道救主子这件事可以给她刷多高的好感度。

05.

所以说女孩子要独立,但是也得好好宠。

李小姐不是被家里明着宠大的。她从小就很独立了,家里人也一直不怎么管她,只是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李小姐想出国,别人说女孩子本科一个人出国不安全,父母还是交了钱;李小姐申请了土木工程,别人说女孩子别干这个太苦了,父母带她找了实习;李小姐说自己以后要单身,别人更是反对女孩子25以上不嫁人,父母还是默许了。

李小姐是女权主义者,男女平等,像男人可以不受偏见的选择自己的人生一样,她希望自己的一生都由自己来做主。于是,李北霁说她要独立创业,嘱咐了父母不许帮忙。

但是她的父亲却暗中为她铺好了路。

想来也是,李小姐的过于严肃固执的性格只能让她在实验室发挥,即使她的项目计划都非常出彩,但是以她的社交能力到了职场上这两年走得如此顺风顺水再怎么想也不对劲。

那天李小姐去谈生意,对方是个财大气粗的老板。作为一个颜狗,李小姐最受不了这种又老又丑还有着啤酒肚的男人,不过她还是用认真的工作态度一本正经地跟对方交流。如果无视掉那个老男人盯着她胸部的下流眼神的话。

李小姐不算纤细小巧,个子比我高上了十厘米还是个巨乳,最恶心的就是这种老色鬼。当时对方可能受不了她的态度,便随口侮辱了她一个女人最后还是要相夫教子依靠男人根本干不出什么事业。在李北霁愤怒到颤抖着拍着桌子站起来时,对方轻飘飘地告诉她如果不是她爸爸的朋友的拜托,他才懒得来谈生意。

我想那时候北霁整个人都崩塌了吧。即使是现在我也没办法想象出她当时的表情和状态,只知道后来在酒吧看见她的时候,她一个人伏在吧台上双肩发抖。不知道为什么,李泽言突然出现在了酒吧,可能是和一些客户谈生意,也有可能是李小姐想拨打父亲的手机号码失手按到了另一个“李”上面。

“你醒醒。”我告诉了李先生大致的情况,他就脱下西装走到了李小姐的身侧。

“没醉。离我远点。”李小姐坐起身,眼白是泛着红血丝的,她为了那个计划书忙了一晚没有合眼,估计又一个人偷偷哭过,却还是要面子地补了妆。

李泽言一把拿开她面前的伏特加:“那也不许喝。醉了的都说没醉。”

“老子他妈的真没醉。李泽言你放我一个人待着。”

李小姐她多半是真的没醉,毕竟她似乎有一个千杯不倒的buff。不过这个状态已经不能用正常来形容了。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待着,可能也是因为从小独立惯了,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家里。

她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下抬起头,双眼无神地看着酒柜上方的玻璃杯,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反射的光晃到了我的眼睛,自嘲地扯动嘴角:“垃圾。”

“我和你的父亲并不认识,也对这件事没有任何参与,我看到了你的能力,也期待你们公司的潜力。你现在只是刚刚步入社会,而且回国的人事处理与国外也不一样,你处事不够圆滑谈话没有技巧,空有智商没有情商。”

等等,又李泽言这么开导人的吗?他到底是在怼她还是安慰她啊?

“所以,即使这件事你父亲做错了,不应该完全护着你,但是不能证明你目前的成就都是靠他的人脉。至少华锐投资的这个项目不是。”

李小姐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是一生气就想哭的体质,但是总是会好好憋住。她扯动了嘴角,笑了一下只道了一句“谢谢李总。”

“我投资了你的项目,如果你在这里自我否认然后公司破产,那么说明你也不过如此。所以为了这个项目的收益,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问我。”李先生拿起外套穿上,“走吧,我送你回去。”

“又欠了李总一个人情啊。”我看到李小姐拿起自己的风衣搭在胳膊上,四平八稳地踩着高跟鞋走出酒吧,就像那天走出华锐会议室一般冷静,“我只是来喝酒放松一下,怎么可能躺在地上等着那群啤酒肚嘲笑我。去他们妈的。”

她背对着我挥挥手,示意自己回去了。

还好这个女人在我这儿提前放好了酒钱,她喝开心了就忘记付钱。诶,我得赶快回家免得我家白起担心啊。

06.

再后来,李小姐和父亲谈了一晚上,然后找到了华锐以外的合作商,跟他们说明白了如果是为了给她爸面子才给自己投资的可以撤资走人。她这个人就是太较真,不过大部分人还是选择相信她,毕竟工作能力摆在那里。

她和李泽言的见面次数愈发频繁,不过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向来拒绝男性的帮助的李小姐同样也这么对待了李先生,不过有些时候李先生会主动点醒她的一些漏洞。

明明比李小姐小了两岁,我现在怎么跟看闺女终于长大了一样看她呢。

终于,李小姐还是把自己的脸打得啪啪作响。李小姐有一天把我从酒吧拉回她的公寓,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低下头笑得腼腆羞涩——上次露出这个表情可能是五年前了——结结巴巴地说:

“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哦呦,李大总裁准备包养哪个小白脸?”

“……李泽言。”

咳。不好意思,呛到了。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们俩最近走得特别近,但是在我印象里,李小姐最讨厌这种强势霸道的男人,更何况她两年前都跟父母摊了单身主义的牌。

李小姐是个双子座,向来都是喜欢人就去追,然而这次李小姐却说她不想挑战自我了。

07.

把喜欢的心情说出口了自然会舒服很多,而且李小姐这段时间也从李先生身上学习了如何控制并掩饰自己的情绪,虽然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是我知道李小姐心里正难受着呢——她的空间里最近充斥着自己写的爱情自嘲。

她应该是想达到李泽言的高度,和他平等地对话再表白吧。虽然我觉得要实现这点可能还要等上个十年——毕竟李先生有一个绝赞的evol啊。

李小姐的工作越来越努力,那段时间每天都忙到凌晨三点。一边处理公司的事情,一边去大学听工商管理的课程。和华锐合作的项目很成功,华锐也开始考虑更大金额的投资了,李小姐和李先生的见面更加频繁了。

08.

[最近天天都能见到那个人,脑子里又出现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工作是第一位的。不想辜负那个人的期待。]

[这次的融资成功了,我就去表白。然后被拒绝(笑]

李小姐的空间说说节选。

不过从一个月前开始,一位非李小姐好友的空间常客就没来看过了。

09.

那天李泽言先生打电话给了我,说是公司一个晚会要李小姐出席,问我她的穿衣尺码和鞋码。

明明她的衣柜里挺多礼服的呀?算了,当时想着李先生也不会害她,便把她的三围数据告诉了他。

没有亲自问她估计是不想让她知道吧,我想了想没有告诉李小姐。李泽言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

10.

该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吗?投资计划成功了,她的工作能力一向很强。

“可以解散了,李总麻烦您来我办公室签一下文件。”李泽言站起身。

完美的告白时机和告白地点。

总裁办公室的门关上了,李小姐三两下签好了自己的名字后抬起头看向李泽言。

她大概比汇报时还要紧张吧,不,她在重要工作时从来不紧张也不掉链子,但是这种时候只能形容为“看似稳如老狗,心里慌得要死。”

“李泽言,我喜欢你。”不等李先生做出回复,李小姐便闭起眼睛接下了话,“我知道你会拒绝我所以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要是继续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和你工作对未来的华锐和我们公司都百害而无一利,不管怎么说你肯定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温婉的大家闺秀,一般男性对我这种没有情调比直男还直的女人都没什么兴趣。你拒绝地坚决一点,不要让我还抱有期待,最好用你平时怼我的语气让我把这种感情断得干干净净。我喜欢你。”

“白痴。”预料之中的台词。

但是下一秒,李小姐的嘴唇上就感受到了一丝柔软。她吓得睁大了眼睛,眼镜都从鼻梁上滑下了几分。

“李总的情商还是不够,无法有效揣测谈话对方的想法。我记得你选修文科是心理学,这只能说明你这方面学业不精。”李泽言直起身,脸上是淡淡的红晕,“但是这不会对你的整体项目起决定性作用。只是希望你能继续进步。”

李小姐这个时候一定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这是礼物。”李先生从办公桌旁拿起一个巨大的礼物盒,“前几个月在咖啡厅见面谈生意你坚持AA而且不收任何礼物,按现在的关系总可以收下了吧。”

11.

汪汪汪。虽然我不是单身狗。

这些事都是李小姐告诉我她有了第二春之后叙述的,也就是开头那一幕了。然后她把礼物盒里的东西给我看了。

一条Baby和平之春。

李小姐曾经在空间说 [理想中的婚纱就是和平之春了,可惜我没机会结婚。]

我以为李先生是个钢铁直男来着?

END.

后续有可能是李泽言视角的故事,生贺可能是两人交往到结婚。开不开车就看我心情了,这个自娱自乐系列目测是没车的。
整个设定其实一开始是为了些白起x叶梓的婚后生活,结果我莫名其妙又给自己摸了个设定来泡李泽言……
的确我在游戏里对女主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看着非常难受……比如拖延症、项目报告抄送给老李、工作笔记丢在办公室。虽然女主性格OK但是我想写一个做事冷静干练,但是私下里又很有趣豪爽的姑娘(其实是想努力写一个和老李性格差不多的妹子2333但是失败了)

总之你们要是有耐心看到这里,别骂我,谢谢。这是个预热,我后面还会写后续的,包括白起和叶梓的双特警故事。
生贺的话还会包含DV设定的车,估计算甜的,但是有玻璃渣。

评论(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