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达央世界中心
黑崎兰丸已入籍
新欢李泽言
OCD赛高

留学狗 lo娘 手帐er 偶尔还渣基三

用脚写文

是个满脑子黄色垃圾废料的疯子
可以勾搭可以扩列欢迎找我聊天

[张安]模板09 (养父子设定)

---19岁年龄差注意


---有ooc,含一句话林方!


---还有一张就完结了


---这章写完就破万字了,短篇段子写手达成新成就


---大概是我第一篇没有坑掉的连载






09.


 


张新杰注视着安文逸离去的方向,心都揪到了一块儿,他知道如果自己此时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就会拖着这孩子和自己一起走上这条路,更何况他们还是养父子的关系,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已经算乱伦了。但是如果自己藏着不说,安文逸和他自己则会更难受,每天看着爱的人却只能把他当做父亲或儿子。


 


饶是张新杰也无法冷静地思考这件事了,他当然是希望自己日后可以在家里不用顾忌地拥抱亲吻安文逸,甚至是在床上抱着他做一些两个人现在都没有尝试过的事情。他曾经幻想过早上出门前安文逸给自己一个羞涩但是主动的吻,但是这种幻想很快就被他抹杀掉了,然而现在这种白日梦实现的机会就在眼前……


 


“叮——”


 


张新杰的手机响了,是在医院关系很好的同事林敬言。


 


“新杰吗?小安成绩出来了吧。”


 


“嗯。考得很好,多谢前辈关心了。”


 


“新杰你心情不太好?小安呢?”


 


“还好。他去和同学庆祝了。”


 


“刚才楚主任跟我说她喊了几个朋友晚上出去吃饭,你要是没有事的话跟我们一起出来吃一顿?”


 


作为前辈,林敬言总是在工作上很关照他,而张新杰也总是很难拒绝林敬言的邀请,便也点了头。


 


楚云秀把啤酒瓶跺在桌上:“张新杰你就是老是放不开,什么都担心结果,内心戏太丰富了!”


 


“主任您是韩剧看太多了。”


 


“滚你丫的。你要是担心和你喜欢的那个小伙子在一起太痛苦,不在一起也痛苦,那你还不如在一起呢。至少两个人面对总比分开来难受好吧,更何况在一起的时候你们俩是幸福的。”作为过来人的楚云秀就算很多想法被言情剧洗脑了,恋爱方面的经验也能完全击败张新杰这个完全没有谈过恋爱的人。


 


楚云秀和林敬言都是很早就看出来张新杰是同性恋的人,楚云秀称自己的为八卦与腐的直觉,林敬言则和他是同类。张新杰只说了自己喜欢的年龄不大,他还没大胆到直接说出自己喜欢养子的事。


 


林敬言给张新杰倒上一杯酒。“我和我家那位当初也是担心的很啊,最后不是这么走过来了吗?”接着又补上一句,“不过那孩子比较冲动,直接就亲上来了。听你的描述,那孩子也是理智……”


 


楚云秀直接打断了林敬言的话,让张新杰直接上,又顺便给他灌了几杯酒。


 


外科医生不能经常喝酒,张新杰更是严格遵守,他的酒量小得可怜,很快就晕晕乎乎地靠在了林敬言身上。


 


安文逸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漆黑一片,他开了灯,客厅里和平时周末补课回家一样冷冷清清,他又想到了今天下午自己头脑发热做出的傻事,靠在了沙发上,与一年多前自己和张新杰吵架时张新杰的坐姿一样,


 


无奈,绝望。


 


张新杰现在一定觉得自己很恶心吧,18岁都过了半年了,居然还想亲吻自己的父亲。辛辛苦苦养了13年的养子居然是个同性恋,还喜欢自己。这种事一般人都受不了吧,说不定大学还没开学自己就会被赶出家门。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安文逸的思考,这种敲门的方式不会是张新杰。安文逸希望能再见几眼张新杰,可能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但是又惧怕他可能流露出的厌恶的眼神。


 


“小安在家吗?今天同事聚会,你爸爸他喝多了。”林敬言叫了出租车把张新杰扛了回来。


 


安文逸急忙打开门,跟林敬言道了谢便急忙接过张新杰。男孩焦急的眼神出卖了他,林敬言已经看出来张新杰喜欢的那个“年龄不大的男性”是谁了,于是便很知趣的恭喜了安文逸的高考成绩就关上门走了。


 


张新杰其实并没有喝几杯,身上几乎闻不出酒味。汗出了很多,鬓角的头发粘在皮肤上,轻轻扫过他的脸颊和耳朵,眼睛虚虚地闭着,靠在安文逸怀里的姿势可以让他侧过头便数清张新杰漂亮的睫毛。喝醉的男人身上的热度隔着一件被汗打湿的衬衫和棉质T恤传到了安文逸的身上。


 


自己心爱的人就靠在自己怀里,以一种与以往都不一样,毫无防备的表情让安文逸双颊涨红。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张新杰乌黑的头发,这是他印象里第一次摸对方的头发,不知怎么的,眼泪就不争气的出来了。


 


如果张新杰也喜欢自己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抱着他吻上去了,或者他以后就可以经常这样拥着平时不苟言笑的男人,看他对自己温柔的表情,与他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一样,用指尖微微插入头发间的缝隙轻轻捋下去。


 


但是摆在自己眼前的结局很可能是自己被厌恶被嫌弃。


 


“……张新杰……”


 


盯着对方漂亮的脸,安文逸的眼泪从下睫毛划过脸颊,从下巴滴下,他小声地念着张新杰的名字。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喊张新杰的全名,他害怕这是最后一次。


 


“嗯。”


 


怀里的人并没有睡着,张新杰喝醉后只会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他能感知到周围的声音、动作,可惜安文逸并不知道这点。


 


安文逸放在张新杰腰部扶着他的手被那只大手抓住了,张新杰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惊慌失措满脸眼泪的孩子。他笑着抚摸着那只纤细的手,未来的外科医生必备的手。指腹上握手术刀而形成的淡淡的茧给细腻的皮肤带来痒意,安文逸的脑子里此时是一片混乱。


 


还在努力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被现场抓包会不会被赶走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时,张新杰就吻了上来。


 


两片被些许酒精滋润过的唇瓣贴着男孩从不保养稍稍有些起皮的嘴唇,安文逸被惊地稍微张开了嘴,张新杰便顺势抿住了他的下嘴唇,甚至伸出了舌头细细地舔吻。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接吻,伸出舌头的法式热吻完全没有可能,张新杰这样的操作已经是他的认知里的极限了。


 


等安文逸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两个人紧贴的嘴唇已经分开了,原本干燥的嘴唇现在也泛着光泽,他愣愣地盯着张新杰,眼泪满满攒在眼眶里等着接下来他所期盼已久的那句话。


 


“文逸,我喜欢你。”




TBC.




下一章就没了,HE写手桤北。


可能会有开车番外,等我考完吧(当然也有可能自己忍不住开始写文233)

评论(6)
热度(49)